媒体报道

提升中国品牌的国际价值

——记沁人心彩传媒科技(北京)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沁
沁传播    转自:俊采星驰北京海归纪实之二     撰稿:刘子珩

李沁,现任沁人心彩传媒科技(北京)有限公司董事长。2000年毕业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研究生院广播电视专业,同年获美国电视最高奖“艾美奖”学院奖。曾任《人民日报》记者编辑,参与创建该报华东分社并主管浦东报道。在美国期间先后担任纽约华尔街“股票屋”财经传媒集团财经分析师、美国多元文化传播集团与时代华纳有线电视网联合制作播出的《名人会客室》(In the Spotlight)主持人及制品人、纽约WPAT《城市开讲》及改版后的《李沁在线》(Qin Li On-line)新闻热线节目主持人。2001年在纽约创办阿蒂米斯影视制作公司,致力于精品纪录片、专题片和宣传片的拍摄制作及跨文化品牌传播。2003年起受聘连续担任美国电视最高奖“艾美奖”纽约分部专业评委,被聘为纽约大学艺术学院客座教授,入选美国最权威的名人录《谁是谁》。2007年归国创办沁人心彩传媒科技(北京)有限公司,是中国首家致力于品牌国际化推广传播系统解决方案服务商,首创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全网络全终端IBC“中国品牌国际化”传播及评估体系,致力于“提升中国品牌的国际价值”,将中国国家形象及中国品牌推向世界。

李沁先后制作和主持中央电视台经济频道《天下时尚》、旅游卫视《创意生活》等栏目,引介了中西方品牌创意文化。同时在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做高级访问学者,为该校首开文化创意产业课程。入选中关村“明星企业”。2010年,入选第三批北京“海聚工程”和中关村“高聚工程”,被聘为北京市特聘专家。


生命是一种信仰,因选择而内涵不同。飞得再高的鹰,装饰得再华丽的孔雀,终究只是凡鸟,凡鸟再出色,终会沦为盘中餐、口中食。凤凰则不同,它虽受百鸟敬慕,却愿用烈火升华自我;虽翱翔四海,却只栖千年梧桐;虽鸣如箫笙,却留十二律以传天下。李沁就是这样的凤凰,在“千人计划”和“海聚工程”的影响下,飞回中国并落后中关村。

中关村有一座石景山,被誉为京都“第一仙山”,最早记于文字始于战国时期,燕昭王建碣石宫招贤纳士,乐毅等各国贤才相继投奔,辅佐昭王复兴大业。李沁创办的沁人心彩传媒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沁人心彩)就位于中关村石景山园古城基地内。

来到沁人心彩的总部,第一眼就看见那块写着公司核心理念的logo墙——“提升中国品牌的国际价值”。时尚现代的创意空间,个性独具的吧台交流区,玻璃打造的宽大通透的办公环境,一切都展示着这个公司年轻、开放而富于个性的特质。记者见到李沁的时候,她刚从美国回来,桌上摆放着旅途带回的中英文书。初次见面立即感受到她时尚明快的国际气质,细品后发现她骨子里还有江南女子的婉约。这些看似矛盾的元素在她身上和谐统一,她是个典型的“多时区生存者”,在东西方语言文化和生活方式中自如切换,在东西方世界自由游走,只为了一个心愿:将中古品牌和文化传播给世界。

影响社会进程的传播之力

1993年,文艺界爆出惊天新闻:海南某招商公司与中央乐团达成协议,由该公司赞助60万元给中央乐团,作为回报,中央乐团将在一年内的商业演出的广告宣传打出“海南招商——中央乐团”的旗号。

与此同时,《人民日报》发表署名文章《中央乐团向何处去?》。在那篇文章里,中央乐团的资金困难、器材陈旧、工作环境糟糕等问题暴露在公众目光之下,一时间这个国家最高雅、最庄严的艺术团尴尬的窘境立即引来四方舆论关注以及中央的高度重视。各家媒体也广泛转载,最后甚至引来了全社会对于高雅艺术出路的大讨论。

那篇文章的作者正是李沁(那时她的名字还叫李勤),这篇被她称为“出道习作”的文章最终推动了全国艺术团体的体制改革。而“一篇文章引来民间支持、成全艺术梦想”也成为新闻界的佳话。彼时的她初出茅庐,“还记得写那文章时的艰苦和激情,以及看到一个国家级艺术团体举步维艰、出国演出没资金求助无门的感觉--整个人从上到下传染了那种欲哭无泪的灰蒙蒙。”十五年后,李沁在她的一篇博客里回忆到。

这篇报道的写作也为李沁日后在《人民日报》的发展甚至今后的事业指明了道路,“提醒了我媒体的力量可以有多大,也让我意识到了所谓‘无冕之王’的力量其实来自于媒体人自身的社会责任,这也是媒体人的操守之本……记者的笔是不可轻举妄动的,动必言之有物、言之有据。这感觉一直伴我走到现在。”

在《人民日报》的七年里,总编范敬宜先生十分器重这位后生,称之为“《人民日报》五大才女之一”。一年后又将其调到了上海工作,负责在沪参与创建该报华东分社并主管浦东报道。

凭借着对于新闻事业的投入与专业素质的不断提高,那些年李沁共获得了数十项全国及地方性新闻奖项,成为中国新闻界一支新的名笔,但这个时候,她却做出了一个让当时很多人不理解的事——辞职。

“佛家说,要舍得,有舍才会有得。我当时觉得已经做到自己能达到的极致了,只有突破自我,才能走向下一步,自己的认知与能力才会不断提高。”十一年后,李沁在她的办公室里对记者说到当初的选择时的思考。

她口中的“突破”,是指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了解世界上不同的标准。她选择了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因为它是我的梦想吧,是世界最好的新闻学院。”为此,她开始苦功托福,并专程去哥伦比亚大学参观了解。“其实当时并没有很明确的目的,非考上不可,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也许是这份平静的心态,也许是扎实的新闻基本功,李沁成了中国第一个在国内直接考入哥伦比亚大学新闻系的研究生,那一届哥大广播电视专业全球招生50人。

但是真的要辞别现有的一切时,她发现原来并不是说走就能走。

“那一块镀金的文赁就真的那么重要,值得你抛开一切吗?”家人并不理解李沁当初的选择,此时的情况和当初高考之后离家去北京读大学并不一样。那时的她作为南通高考文科状元,是去经受高等教育的进一步提升以及社会的历练。如今的她已然成为了一个优秀的新闻工作者,并在中国最高端的新闻单位获得了同行的认可、领导的器重,但她却选择了放弃一切。而这一走,也不再只是千里之外,而是万里之遥,大洋彼岸。

《人民日报》的总编范敬宜也极力挽留李沁:“不要走,中国新闻界有你的地位,”单位同样不理解李沁的选择,在他们看来,这是一位前途无量的年轻人,一个“向老将们挑战的小将”。可她说:“我自己心中觉得有一个呼唤,呼唤我背起行装出发,走出这个看似完美的现状:一方面很满足,一方面又觉得有很多事情没有做完。”

李沁的话让范敬宜陷入了沉思,他渐渐发现眼前的这个看似柔弱的小姑娘,却有一个强大的精神世界,她才华横溢,却又不循规蹈矩;她誉满业界,却选择重头再来;她不满现状,不是为了金钱荣誉,而是为了人生价值的实现。从青年政治学院到《人民日报》,再到大洋彼岸,每一次出发,对她来说,并不是刻意标榜“异类”,只是在遵从内在的心愿。

范敬宜最终还是理解了李沁的执着,他明白她终究不是笼中之鸟,不会按部就班的生活工作下去,就像年轻时的自己。临别之际,范敬宜特意写了一首诗给李沁,诗题曰:己卯夏日,李勤小友将负笈西行,赋此以壮行色。

那是1999年的夏天,在澳门即将回到祖国怀抱的时刻,李沁却离乡远飞,去追求她心中的梦想。那时她和送她的人都不会知道,巨大的荣耀正在前方在等待着她。

东西思维交融出“艾美奖”

美国,纽约,华尔街。

当初梧桐树下的金融种子,早已生根发芽,枝繁叶茂,成为了全世界的金融中心。哥大毕业后的李沁在华尔街做了股票分析员,单位是家跨国股市媒体集团。虽然有过自豪与满足感,但是日复一日的研究图表数据让这个追求挑战的中国女孩儿产生厌烦,“这不是我真正乐意做的事情,那个时间正在考虑怎么办。”

一个电话打破了这种摇摆不定的的胶着状态。电话那头的导师似乎特别兴奋,李沁在听明原由后,也开心的笑了,尤其是导师说,“哥大已经很多年没有见到这个奖了”。这让李沁更加自豪。艾美奖——这是美国电视界的最高奖项——相当于新闻界的普利策,电影界的奥斯卡!这也是中国留学生有史以来在美国电视界取得的最高荣誉。

没有人会比当事者更加清楚这份奖项的来之不易。初到哥伦比亚大学的时候,李沁的很多同学都是NBC、ABC的著名主持人,环境刺激了她的学习与求知欲。与同学相比,李沁对于电视设备的使用可以说是毫无概念,但更加需要适应的还不是对于技术环节的掌握,而是思维能力的转变。

在中国的主流媒体工作多年的李沁很快发现了中西方新闻表述的差异,她开始更加注重对新闻现场的真实还原,强调对细节之处的刻画。在回国后的一档访谈节目里,李沁谈到自己理解的好新闻时说到:“做好一个新闻,其实就是讲好一个故事的过程。在哥大学习了新闻讲故事的方式,讲故事的角度,方式、角度无所谓好坏,只要你能讲出一个打动人心的故事。”后来,她把这个“动人”解释为传播效果,也是后来创办“沁人心彩”的铺垫。对于东西方讲故事的方式异同的深刻领悟,为她今后从事品牌国际化传播找到了清晰内核。

在哥大的后半期,李沁主要忙于她的毕业的纪录片的拍摄。由于制作纪录片的所有经费设备都是由学校提供,所以只能有5名学生可以做电视作品。经过两轮评比,最后的名单录上留下了“Qin Li”的名字。

李沁的纪录片名叫“Blue Sky Station”,中文名为“蓝天车站——美国梦”,片子以三个华人家庭为主线,讲述的是美国布碌仑日落公园的“第八大道”上华人社区二十年来的成长过程。为此,她用了大量丰富详实的第一手采访,客观深刻的对中国移民在纽约创业、发展、冲突和融合的过程进行了综合剖析。

艾美奖对于李沁可谓影响重大,不仅坚定了她放弃华尔街,回归影视传媒的怀抱,而且对于今后事业的发展也起了推动作用,更为深远的意义在于,这使得她看到了“自己对传媒的理解不仅限于中国的价值观,在理解了美国行业标准后,同样可以获得认可。”李沁对记者说到此处时,言语措辞间依然掩饰不住内心的自信与兴奋。

                        \

不久之后,在纽约华尔道夫酒店的大堂,李沁遇到了曾经的领导范敬宜先生。范敬宜为李沁的得奖开怀大笑,说到:“看来你走了还是对的。”

在美国的七年里,李沁通过自己的努力,成为了著名的主持人和电视制片人,在美国多元文化传播集团与时代华纳有线电视网联合制作播出《名人会客室》(In the Spotlight),在这个每周一期中英双语高端访谈节目中,她采访了数百位知名政要、财经大鳄、艺术明星等各界成功人士。她同时还担任纽约WPAT《城市开讲》(City News Forum)及改版后的《李沁在线》(Qin Li Online)新闻热线节目主持人。

2001年,李沁在纽约创办阿蒂米斯影视制作公司,致力于精品纪录片、专题片及宣传片拍摄制作。以及跨文化品牌传播。2003年起受聘连续担任美国电视最高奖“艾美奖”纽约分部专业评委,被聘为纽约大学艺术学院客座教授,入选美国最权威的名人录《谁是谁》她还参与创办“美中文化与传媒学会”,担任执行主席,积极开展中西文化交流与传播工作。事业进入了新的高峰。

一肩春雨从容还

“为什么回来呢?您在美国已经是著名主持人,又创办了自己的公司,按理说国外的舞台也比国内更大,挑战也会更多?”记者疑惑地问到。

 “从长远看,国内的舞台更大!”李沁的声音很柔,但很肯定,“中国目前正处于上升期,21世纪必然会成为世界经济、文化的中心。”

她有些陷入了沉思:“另外,因为自己始终是中国人,必须要回国的,有些东西确实只有出国后才能体会,午夜梦回,故国家园,学有所成内心也会有更强烈的愿望,是回国的愿望,这不是客套话,是内心最真实的感受。”

她回来,也带回了一份责任。在美国做电视主持人,她习惯于出入时尚奢华,但在出席大的活动时,很少见到中国品牌,也让她心有遗憾。偶然很激动地在华尔街看到中国品牌上市,而上市推广行动不到位让人可惜,甚至汗颜。作为一个传播学的研究与实践者,她看到自己可以发挥的价值,当然也看到了商机。“中国的企业制造很多竞争力,我在世界各国的街头几乎都能见到Made in China。但少有中国品牌。中国几乎每隔几天就有新的公司上市,这么具有活力的经济体要走向世界,更要引领世界。”

“没有国家的概念,政治要空谈。没有国际的概念,品牌也是空谈。”她敏锐地意识到了中国文化走出国门的品牌塑造的重要性。2007年回国之初,她对自己要做的事有了较清楚的定位:在全球化的时代,立足于开放的国际视野和独到的创新精神,让中国品牌走向世界。

李沁的话一直很平淡,却让记者信服。也许是前面的采访勾起了她对范敬宜先生的回忆,想起了先生为她“壮行色”的那首诗:动如风竹静如兰,出水芙蕖别样妍。莫畏他乡风露重,一肩春雨从容还。

做一个“怪”想法的捍卫者

“我们现在做的是一件需要创新的工作,中国文化内核如何走向世界。”经过多年在东西方传播管理领域的研究实践,在公司成立初期,李沁提出了“IBC”(International Branding of China)的理念,即基于云计算的全网络全终端的“中国品牌国际化”系统解决方案,总结出以“提升中国品牌的国际价值”为核心理念、融合了品牌理念、传媒手段、数据管理、整合营销平台和全球化视野的创意系统。沁人心彩成为了中国首家品牌国际化推广传播系统解决方案服务商。

李沁把在海外经营多年的资源都引进了国内,除了国际化品牌打造模式、传播渠道、一流的专家团队,还有最新传播技术与数据库管理,最重要的无形资产是国际视野。这也正是沁人心彩在品牌推广世界的独特地位,是沁人心彩自身的品牌差异性价值。

艾美奖的获奖经历,在此刻又帮助了李沁,她有信心把西方人的思维理解、认可并超越,同时再把它加以引导,使得西方人接受中国的思想价值,就像“蓝天车站”。

“我回国后在CCTV做的《天下时尚》也是在传播品牌国际化的理念,但当时主要是把西方的品牌介绍到中国,现在则是把中国的品牌推广到世界。”通过中国品牌在世界的推广从而提升国家的软实力,这是李沁创办沁人心彩的最大愿景。

基于IBC模式,李沁将沁人心彩的传媒科技逐步升级成为以影视制作、数字动漫、国际论坛、创意策划、投资评估为业务模块、以丰富的全媒体数字营销和国际化渠道为路径的品牌国际化传播平台。从为全国很多城市和大企业做品牌重塑,到为中国文化部和中国侨联的“欢乐春节”品牌做海外推广、为北京共青团100365慈善公益活动做品牌顾问、为中关村做引领全球科技创新的品牌定位传播,沁人心彩正一步一步构建起中国品牌国际化推广高端服务王国。

李沁对于企业的管理,也有自己的一套思维,“员工有了怪想法,我们尽量会去落实,而不是批评。”她希望员工之间能与自己随时沟通,发挥自己的长处,她倡导一种“鼓励”的工作氛围,一种创新、开放的工作环境。她要求她的各部门老总也融入到集体的创作交流中来,而不是在一个封闭的空间里;她也希望她的员工能经常培训,提升自己的素质能力。

“人才!”现在公司的发展最让李沁操心的莫过于发现人才,“国外的人才虽然办事效率高,但是劳力成本也很高;国内的人才对于国际化的理解又不是很够。”

从当初只是试着把美国的公司逐渐转型,来回两边跑,到现在已经完全在中关村落了户,李沁说她最要感谢的就是政府的政策和中关村管委会的帮助。中央与北京政府为吸引海归分别提出了“千人计划”和“海聚工程”,而中关村管委会也为海归回国创业提供真心的服务,这些有形和无形的巨大支持让李沁看到了国家的重视和园区领导的诚意。

归去来兮

从团中央选调生,到《人民日报》的记者;从哥伦比亚大学的研究生,到艾美奖的获得者;从国际著名主持人,到中关村的创业者,李沁的每一次选择,犹如一次兴奋与未知的旅程,人们不明白那个当初学了政治学的江南女生,如今怎么成为了传媒界的积极创新者。

记者试图从她的话语中找到答案。

李沁自己说,她其实是一个简单的人,喜欢简单的做人,简单的处事,简单的交友,做起事来会很投入,从不考虑得失,只在乎追求自己内心的感受。

她还曾经说过一句话,“如果能飞,你还会走吗?”她对记者解释到,“在腾空的瞬间,很多人会害怕,怕失去旧有的东西,我要做的,就是超越旧有的模式与障碍,释放内心,了无羁绊,飞是自由的状态。”

作为一个国际化的传媒人,李沁看到了传播的产业化有多重要,而中国似乎开发得并不够,她的中国品牌国际化的理念,成为了传媒界的又一次革新。

“国际价值”并不是虚辞,在沁人心彩的IBC模式里,它化成一个个具体指标体系。这些体系是在西方思维模式下产生的,又在中国的土壤里进行修正和完善。李沁不拘泥于固有的帮派门类,古今中外,她信手采摘,博采众长。在融合了经济学、社会学、传播学、金融学等的标准之上,IBC模式考核评估体系自成一体,将一个软性课题创新为科学测评体系,并且即时更新,在为客户提供个性化服务中不断前进。

李沁崇尚娱乐经济,一直在探索将娱乐、跨文化的时尚与中国国际化品牌提升和结合的实践,常常在“灵光一闪”中开发了新的商业机会或产品模式。听到是人就抱怨北京的房子和车子贵的时候,她敏锐的感知“房与车”相结合的经济链条,有可能成为中国不久的将来新的增长点,“房车的出现本身就是个创意的产物,在西方早已普及,如今中国很多人也具备购买房车的实力,我相信他们更加被房车所代表的与天地交融的生活方式所吸引,我们要做的就是为这个新兴产业点燃激情,并最终使中国的房车营地品牌成为引领世界相关产业的龙头品牌。”她的想法,正好与中国旅游集团龙头老大港中旅集团不谋而合。就这样,李沁带领沁人心彩的高端国际团队与港中旅集团合作,在中国全力推进国际化标准房车营地等文化创意产业项目。她带着员工穿梭在密云的深山老林,奔赴美国房车营地考察……打造中国房车营地第一品牌,推广房车理念和现代都市休闲文明。

这一切,都围绕着品牌价值提升的实现,与其说沁人心彩在做品牌形象,不如说是在做 品牌资本管理。她要做的不是传统的品牌顾问,是要把科技引进品牌推广,以最终提升品牌资本的国际价值。沁人心彩擅长为客户挖掘品牌的影子资产,在品牌建构中消除隐形负债,提供终生管家式服务。

如今,李沁身兼数职,在众多的标签中,李沁很偏爱清华大学新闻与传媒学院的高级访问学者的身份,为该校首开文化创意产业课程,讲授文化产业、品牌战略及影视创业制作等内容。向更多的人,传播自己的理念,在李沁看来,这是一种幸福,也是使命。“我现在很喜欢在清华教书,我想把我自己这些年所看到的,经历的告诉学生们。”

古老的石景山见证了山脚下千百年的变迁,作为一个时代的象征,首钢在创造盛极一时的繁闹和辉煌之后,华丽转身为石景山在对话新世纪中新崛起的见证者。在这片土地上,产业工人的身影已被年轻化、国际化的创新创业团队所取代。变化的是产业的升级,不变的则是人们对未来自信的笑容。作为中关村创业领军人物和明显企业,李沁和她的团队正引领着最前沿的传播理念,穿行在提升中国品牌国际化的道路上。在李沁的心中,这事一次让人兴奋的旅程,更是一份让人痴醉的使命。

创业感悟:有思考、有穿透力的产品,在跨越任何文化传播时都会被接受。

撰稿:刘子珩



版权声明:本网站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沁传播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沁传播”,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免责声明: 本文系转载相关媒体,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沁传播无关。文章仅供参考,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本站对其真实性、完整性和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