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报道

李沁:时尚之巅的舞者

李沁:时尚之巅的舞者

沁传播     2008年3月25日   转自《中华儿女•青联刊》   文:章南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fc23dd201008yhe.html


                                                       \

时装、品牌、美女主持、新的生活方式……当它们以快速切换的方式在电视屏幕上亮相时,浓烈的时尚气息与快节奏想必会让人惊奇,继而惊喜。

现在,李沁正在为这样的设想提供可能。“在美国,我一直以西方的视角传播西方,现在,我要站在西方的角度表达中国。”

1999年,攥着以最原始的抽奖方式得来的两张机票,李沁带着梦想和一颗渴求突破的心奔赴美国。9年过去了,这位昔日被称为《人民日报》“五大才女”之一的李沁,在她美国的事业正风生水起之时,却又一次令人惊诧地转身,归国创业,专注地为国人打造关于时尚、传媒的理想之所。

打造新时尚中国

“时尚是我的生活方式。”也许是女孩子的天性使然,李沁很小就对时尚感兴趣。早年在《人民日报》时,穿着考究的她在采访时经常被误认为是嘉宾而不是记者。如今,时尚之于李沁,早已不再是表面功夫,而成为深深浸入骨髓的内蕴和生活理念。

在美国,李沁已经逐渐将这样的探讨引入节目。有一期节目的开始,她腰里绑着钢丝绳,从类似杂技空中飞人的高台上纵身跳下,在半空中甩出弧线着地。用这样的方式跟观众说“你好”,然后将人类行走的历史和寻求飞天梦的历史一一追溯。几项看似无关的活动,其实表达的是:如果能飞,还有人选择走路么?李沁提出了关于生活态度的一种疑问,而这样的讨论和分享,在中国也是需要的。

带着这样的想法,2007年仲夏,李沁在北京创办了沁人心彩传媒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并将主体思想定位在新时尚指南、新个人形象顾问、新健康生活方式上。

李沁一手打造的主打节目《沁人时尚》,就将这种时尚观外化,用语言、内容,甚至用特点鲜明的镜头剪切方式把时尚传达给中国观众。其风格在中国内地节目中还不多见。“我们的风格就是现代、流行、时尚、快速。现代人生活方式很快,为什么一定还要按照原始的节奏来做?”一开口,李沁的主持人特质就迫不及待地跳出来,字字句句叮当作响,信息随之准确无误地扑面而来。

随着中国以越来越快的脚步融入国际市场,世界知名品牌也迈着轻快的步伐走进国人的生活。从最初的小心翼翼到现在熟稔地挑选自己的所爱,品牌在扮靓人们的生活。但是,品牌不等于时尚,媚俗与高雅往往在于一念之间。李沁曾在美国看到中国的女孩子打扮得像伴娘一样艳丽去参加华尔街晚宴。虽然认真,却是真正的不合时宜,瑕疵像一条布捻子在李沁心里来回抽动。“我关注时尚,我有这方面的资源,我能够做得更多,为什么不呢?”

时尚,前提是懂得时尚。李沁在节目中特意设置了“顶级品牌”单元,当看到李沁与爱马仕(法国品牌HERMES)国际部总裁漫步店中,聊爱马仕的渊源与历史、文化与创意,听到总裁先生带着小孩子的顽皮说“其实,爱马仕是一个有点顽皮的品牌”,谁还会以标签惟首是瞻?

每个品牌之所以历百年而不衰,其价值一定不只在于标签上的价格,背后更多融合的是文化内涵和理念。而李沁,致力于在节目中掰开蚌壳,让大家看到珍珠的华彩。

光鲜面前,李沁看到的是理念。

“其实,时尚并非让大家一定去买顶级品牌。”李沁真诚地回应这样的疑惑。相对于价位,她倡导审美。面对品牌,她告诉大家要学会搭配出自己的风格。风格之上,则要培养自信。真正的时尚取决于你的态度,“当你微笑的时候,服装要跟着你一起微笑。”李沁上扬的嘴角,清澈的表达,中式微立领、繁简适度的滚花边白衬衫,都和谐地为她的表述加注解。

在时尚之都纽约曼哈顿,李沁用流利的中英双语主持美国多元文化传播集团的电视节目《名人会客室》,邀请的嘉宾全部都是知名的高端人士。一次台庆活动中,一名观众向李沁抱怨这样的节目让她更加没有自信,此前,其实已经有很多人跟李沁讨论过这个问题。思来想去,李沁决定在当地一份《M周刊》杂志上撰文跟大家分享自己的心得,题目就叫《跟“自己”对话》,“我们活着,但常常丢掉了自己。”时代潮流裹挟下的从众心理,让太多人迷失自己,而内心对社会认同的渴望却不断增强。于是很多人将这种渴求嫁接到品牌、流行之上,企图以可以量化的外物掩盖内心的虚无与茫然。

而时尚的宗旨,恰恰是让人认知自己的气质,寻找到真实的自己,展示独特的风格,建立健康的生活方式。“时尚其实就是帮助你打造理想中的自己。”李沁希望自己的公司和节目能够为中国掀起时尚观念的革命,而她自己,选择做一名使者。

横跨大洋的文化融合

将时尚与传媒相结合,将时尚的理念传达给观众,并非李沁的心血来潮。多年的文化积淀、对时尚的持久关注和研究,让她早已在心中对即将做的事业勾画了蓝图。

2001年,纽约,9•11事件震惊世界。事件发生第二天,李沁就带着摄制组进驻现场,惨烈与恐怖、眼泪与鲜血、生命与死亡,直刺李沁。经过长达两年的拍摄制作,纪录片《纽约华埠:凤凰涅》不仅获得了一致好评,更让李沁领悟到,人是拥有生命才真的宝贵。而当我们拥有着这件最难得的易碎品,怎样才能炫出它本真的华彩?

同时,多年的旅美生涯也让李沁行走在中西文化的中间带,感受着双方的差异与共通。李沁把这些也加入节目中,她希望能够为中西文化的交流与融合搭建一个平台,带给人们一个崭新的生活。

李沁为公司取名:沁人心彩。寓意让心灵多姿多彩。

这是让李沁兴奋的一个话题,从在哥伦比亚大学读研究生时开始,她的镜头就不断追踪中国文化,探索西方思维。她在纪录片中曾经讲述一对中国夫妇通过自己的努力,从最初住阁楼、挤单人床到后来拥有自己的房子和大床的故事。有一个镜头是男主人带着李沁参观他们新买的大床,当着她的面在床上跳了两下,说明床垫的质量有多好。这个让国人看了笑中带泪的镜头,美国人会觉得是纯粹的搞笑。类似的差异很多。“彼此都有对对方根深蒂固的认识,虽然在交流中会互相包容和接纳,但是文化毕竟有很多积淀,不是一部片子一个节目就能改变的。”李沁十分清楚,然而当世界趋于共通的时候,双方还是需要花时间和耐心敞开自己,走向对方。

李沁努力找到一个切入点,她将一个个西方生活的剖面展示给中国观众。她也首创性地突破主持人的身份,作为“时尚品评人”亲自参与到节目中,用亲历说话。李沁会带领观众参加好莱坞的晚宴;走进西方人家,在潜移默化中熟识西方礼仪。“有了这样的演练,大家出席这种场合时就不会很紧张。”

《沁人时尚》中还有一个单元“欢迎到我家——世界名人的家”,国际著名投资家罗杰斯向观众敞开自家大门。从居家陈设到书房屋顶,甚至双门冰箱,都一一展现给观众。罗杰斯崇尚中国,小女儿刚出生,他就为她取了中文名“乐乐”,专门请了中国保姆教她中文。家里的每一样器物上都贴了中英双语的卡片,还特别开辟一间房间“中文时间”,只允许会说汉语的人进入。每天,罗杰斯笑眯眯地守在门口看着女儿们在里面进行汉语对话,因为他也不会说汉语,节目中他展示汉字卡片时,“牛奶”两个字拿倒了。但是这丝毫不影响他培养孩子的执着与耐性。在罗杰斯的运动室里,健身器上装有电脑和电话,“三合一”是罗杰斯的工作常态。经常上镜解读投资的他,家里没有电视……林林总总的细节,构成了一个完整的罗杰斯。也许绝大多数人一辈子也不曾拥有这样的奢华,但是从中不难读出成功人士的教育理念和生活追求。正如罗杰斯所说:“我虽然很有钱,但是我更关注自己的灵魂。”对于集体奔向成功的中国人,真正成功后的沉淀与反思、对生活的新的理解方式,无疑是新鲜和必要的。

传播是社会责任的表达

1992年夏天,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政治学专业毕业生李沁,放弃了某中央级单位的公务员职位,走进了《人民日报》的大门。

选择做媒体的道理现在看来很简单,能够表达思想,能够旅游,能够摆脱一成不变的生活。然一路走来,传播伴随李沁直到今天。

李沁进入《人民日报》的第一个任务是采访中央交响乐团。当时乐团经济困难,冬天连取暖费都交不起,很多乐手为了生活晚上都去夜总会拉琴。这本是一个不太受重视的选题,李沁却带着采访本、采访机几次深入乐团,进行了透彻的采访。不仅如此,她还钻到报社资料室翻出历年来对中央交响乐团的报道。几经努力,最终成文。采访中得知中央交响乐团合唱团接到请柬,受邀到加拿大演出,行程在即却没有路费。李沁也在文中进行了呼吁。

文章发表,《北京青年报》予以全文转载,并编发编者按。而一位企业家看到报纸,悄悄资助了合唱团的出国款,合唱团最终得以成行。中央交响乐团的感谢信,让初入传媒界的李沁内心陡然而生成就感,和沉甸甸的责任感。

李沁原名李勤,酷似男孩子的名字,文章又大气富于理性,经常亮相于《人民日报》头版,于是常有老先生来信,先对文章进行品评,然后力邀有空“促膝长谈”,可是往往打过电话来,发现李勤原是小姑娘,常常惊讶得“哎呀”一声,连连遗憾不能“促膝了”。

勤勉与灵性如此,努力写作的李沁,也努力树立了自己的传播理念:发现问题,融入思想。传播不是传声筒,作为传媒人必须给人以思考。考取美国哥伦比亚大学之后,李沁原本希望读平面传媒,但是老师建议她学电视专业。于是,在幸运地成为这一专业当年全球范围内招收的50名学生之一之后,电视改变了她的人生。这门能够在各个媒体样式之间游走的技术,给李沁更广阔的天地。

一晃16年有余了。李沁只有一次短暂的离开,挤进华尔街,做起金融梦。然而梦虽美,却非所愿,李沁发现自己开始迷茫,怅然若失。身为华尔街的精灵却不想舞蹈,最终,她选择了回归。放弃了可以想见的、几年之后可以轻松拥有的私人游艇、别墅。“传播的魅力无法抗拒,内心的责任同样无法抗拒。”

16年间,李沁通过不同的方式,用不同的语言将自己的思想与判断,对社会的情感与责任,对生活的诠释与拷问表达得淋漓尽致。2001年,李沁以一部反映几代中国移民在美国生存、发展、变化的新闻纪录片《蓝天车站——美国梦》,拿到美国电视最高奖“艾美奖”学院奖。“艾美奖”之于李沁,也许最大的意义并不只在于这是中国留学生在国际电视界获得的最高荣誉,而是对她传媒嗅觉、视角的肯定。这个视角,正是对社会深层次问题的探究和追逐。在美国做新闻主播多年,李沁探访过备受欺凌的“外卖郎”,也曾为中国移民在美遭受的不公正待遇而呐喊……很多阳光照不到的角落,其实更需要关注,李沁将它们一一收入囊中。

16年后,李沁对传播的理解不再局限于单向传递、信息共享。“其实传播是再创造的过程,传播的目的是形成交流,因此方式很重要。”她也开始用影响力作为评判传播成功与否的标准。

归国创业,也要部分归结于此。李沁坦言,她曾经以为自己会满足于做一个旁观者,在需要的时候伸手帮忙就足够了。然而,自己在彼岸做得越多,思考就越多,牵挂随之更多,也更加渴望再多做一点。

传播是一个产业,李沁认为只把传播当作工作和工具太简单。其实,传播涉及经营、效益、花费与回报的比值……而中国大多数人没有认识到这一点。即便拍一部半个小时的纪录片,也要根据人力、时间等成本的投入有的放矢,更何况中国这么大的传播市场?

再也按捺不住。打起背包,李沁归来。

海归的标签没有意义

熟识李沁的人,往往在对她的佩服与不解中,为她的人生做出种种设想。假如服从分配进入中央机关;假如当年不去美国;假如……无数个“假如”后面的“那么”都那么光彩照人,可是她却偏偏喜欢在每一个巅峰时刻选择突破。

李沁则说,唯此心安。

《人民日报》七年,李沁硕果累累,获奖数十。她的文章曾引得时任《人民日报》总编辑的范敬宜在总编辑手记中大发感慨,“小将向我们挑战了!”

从默默无闻的大学毕业生到报社公认“五大才女”之一的女记者,李沁的前程是可圈可点的辉煌。
怎么就舍得离开?李沁并不否认那时内心的挣扎。小孩子堆积木时,哪怕花了半天时间辛辛苦苦搭建的积木高楼,也肯用一秒钟“轰”地把它推倒,体会瞬间的快乐。大人则很难做到这一点,没有能力,也缺乏勇气。李沁开始也觉得自己做不到这一点,但是她发现更大的痛苦来自于生活的雷同。

“我是一个喜欢挑战、充满冒险精神的人。”李沁几次如此评价自己。当发现自己当时已有的水平很难再使工作更上层楼时,这个被范敬宜夸奖“将在中国新闻史上有位置”的冒险者,开始了新的历程。9年后,她又因此跳出华语电视,创建了以自己英文名首字母命名的“Q时尚俱乐部”。
勇于突破,才敢于创业。“知道自己下一次会跳得更高的人,才敢于从一个顶点往下跳。”擅长跳高的李沁总结道。

况且,李沁又是如此不循规蹈矩。即使在以严谨著称的《人民日报》,她也保持自己的思考和个性,文风犀利。在华语电视台,她也没有放弃自己独立制片人的身份,甚至恶作剧似的雇记者采访自己的老板。也许正是个性让她走得更远,李沁对此表示肯定,但她对“个性”解读的关键是对“度”的把握,即有能力、有本事、有勇气让别人接受和赏识你,并且真诚,例如她的时尚文化传播节目中的种种构想。

在众人眼里,李沁似乎是被成功之神亲吻过的孩子。实际上她是用功的。在她眼里,惟一一次“天上掉馅饼”,就是那两张抽奖得来的机票,让她由此踏上了留学之旅。这次回国创业,她同样做了很多功课——读很多时尚专业的书;与纽约时装学院进行交流合作;拜访相关专家,包括中国的和外国的。“做事光有热情是不够的,必须有专业知识和精力的准备。”李沁的这个计划早在5年前刚有雏形时就被时尚界看好,罗杰斯许诺投资她的股票,而且几乎成了李沁在美国的代言人。但是李沁却没有急于将自己的构想付诸实践,因为“还没有炉火纯青。”这是创业者的社会责任使然。“这次是真正创业了!”李沁把《沁人时尚》当作自己创业的起点,卯足劲力求走得更好。

很多人眼里的海归光环在李沁看来恰恰是最没有意义的。“中国在发展,回国本身也是一个学习的过程。首先要放开自己”,曾经有一位海归在公共场合用英语跟李沁夸夸其谈,被李沁打断了:“我们还是说汉语吧。”事情不大,体现的是一种心态。被国家培养的人,归来之后最需要做的是了解社会的需求,力所能及给予回馈,而不是要求社会的回馈。“做事最重要的是体现社会价值。”



版权声明:本网站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沁传播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沁传播”,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免责声明: 本文系转载相关媒体,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沁传播无关。文章仅供参考,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本站对其真实性、完整性和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